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新形势下的新农村社区规划

作者:陈涛     2017-02-14 14:59     关键词:新形势,新农村社区规划 人气

    新农村社区是城乡统筹和新农村建设的重要载体,也是和谐农村的基本组成单元。在城乡发展“双轮”驱动的新形势下,作为规划工作者,应当以构建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发展新格局为基本目标,充分利用科学合理的规划手段分析,认清农村社区发展的动力机制和村庄迁并规律等,关注和引导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向农村地区延伸,使城乡社区居民共享发展成果。

    新农村社区从内涵上主要包括以下要素:社区规模、社区范围、社区功能、社区管理和社区认知。


    1 农村社区的规模与合村并点

    (1)社区的等级规模结构

    新农村社区所在地区的等级规模体系或者说规划期末各农村社区分别应当容纳多少人口,是新农村社区规划过程首当其冲的问题。除了传统的总体规划层面的人口预测方法外,我们可以通过对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带眷系数和农村耕地保障等的判断,推测未来发展中农村地区所需人口。例如,通过调查分析了解,某地耕地面积上耕地农作率50-80%,农业生产带眷系数0.4-0.6,户均经营耕地预测面积为10-20亩/户(通过不同地区农业生产力研究、对比确定),根据以上数据确定农村地区在一定生产力发展下,对农业劳动力的需求及所需人口的容量。

    此外,在实际工作中,也可根据两种方法测算的结果进行数据比较和相互修正,从而得到更为科学的农村人口规模。各农村社区的人口数量再根据城乡等级规模体系予以分配。

    (2)合村并点

    农村的迁并首先面临的是必要性问题,不同地区的不同时期农村建设的侧重点是不同的。村庄面临的问题更多是农业的发展、设施的完善、传统风貌的保护和安全性等,这些地区的县市或乡镇所属发展阶段并没有凸显土地指标受限的矛盾。而东部沿海地区例如浙江、山东、江苏等地则呈现出趋向“农民上楼”的特点。因此,规划之前规划工作者应当充分分析和解读地区的现状阶段特征与现实发展诉求,从而判断迁并的必要性。

    确定必要性之后,某地哪些村庄将会成为社区中心,那些村庄应该保留、哪些村庄是需要逐渐撤并是这一阶段规划工作的重点。当然,刚性的标准更容易把握,例如位于水源地一级保护区、文物古迹、生态和自然保护区、地质灾害或自然灾害易侵袭地区等,更容易在规划定性。剩余的村庄应当如何“去、留、迁、扩、提”则需要进一步的系统分析。

    通常的分析方法以定性、定量结合为主,主要是看村庄的现状特征和发展能力。这里可以引用一些定量分析的方法,例如因子分析法可以将发展能力分配成各个因子并予以赋值。村庄的发展能力可以包括村庄的区位条件、交通条件、人口集聚水平、农业发展条件、农业发展成效、村民生活条件、设施服务水平等。


    2 社区中心服务半径的合理性

    根据克里斯泰勒的中心地理论的经典模型。

    模型一:认为市场作用边界点和交通线路中心点易于培育次级中心,图1。

    实际上中心地理论基于的是均质的地理范围,而其中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合村并点由于大都体现了较强的政府行政力,因此行政边界是无法忽视的。

    模型二:修正后认为社区中心充分服务所属行政范围,离上级中心距离适当缩短,图2。

图1 模型一示意图                                图2 模型二示意图

    从AutoCAD软件中,我们不难实现模型结构,根据其中的三角关系(勾股定理)可算出模型中各级市场中心(城、镇、村)距离之间的系数关系,由此可帮助分析得出某地区社区平均合理半径和基本架构。此外,从农业生产半径上考虑,村庄合理分布与农业耕作密切相关,而这又与未来现代农业的发展相联系。据调查,目前某地户均经营耕地面积为7亩,如按现状分析,行政村平均总户数为216户计算(119844户/553个行政村),每村耕地面积101公顷,计算农作半径约为1000-3000米。若从生活半径上考虑,公共服务设施半径一般为500-1200米,因此我们可以得到农村社区的合理耕作范围和社区中心的公共服务范围,这一点和城市社区是不同的。


    3 社区功能的完善

    (1)产业支撑社区发展

    产业的支撑是农村社区得以存在的根本保证,应当更为倾向于农业、农村地区与工业、服务业的联动关系,建设“一体化经济区一基地一现代农业园”模式,分别对应“大区域农业生产一乡镇农业生产一新农村社区农业生产”,图3、4。

图3 山东某地新新农村规划——产业布局图

图4 山东某地新农村规划——社区产业类型发展引导图

    在华西,第二产业的发展反过来促进了一产、三产的发展;在广饶,橡胶、轮胎、轮毅、钢构件等产业发育较好,实际上解决了很多当地农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有些企业和村庄联合,形成了良好互动的关系;在乐陵,希森模式已经是广为人知的、较好的发展模式之一。在济南,南部山区的村庄“靠山吃山”,充分利用当地农家特色、优良的山区环境,打造省城后花园。在寿光,不但蔬菜生产在全国独树一帜,与蔬菜相关的博览会、展销会等也为当地带来可观的利益。在实际规划中,要认清“一村一品”或者“多村一品”的重要性,切实研究好当地产业的发展类型,使得农民在农村社区既能安居、更能乐业。

    (2)公共服务设施

    逐步实现公共产品短缺时代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将对我国发展方式转型将产生重大影响,也是新形势下提高农村地区生产、生活水平,建设社会主义和谐农村的基础。

    新农村社区中心是用以提供社区管理、商业、卫生等各项综合服务的集中地,必须具有良好道路交通设施、市政基础设施。其服务功能和基础设施的完善将促进社区的发展和建设。农村社区公共服务应包括的主要功能有教育、医疗卫生文化、体育等,由于新农村社区实际上已经打破了传统的中心村一一基层村的体系,因此各社区中心的基本服务和配置内容应大体相同,从而使得社会服务均好性得以实现。


    4 规划实施

    城乡规划的功能正从作为城乡未来空间构架向政策形成与实施工具的方向转变,城乡规划的成果也逐渐由科学蓝图的形式向政策法规的形式转变。“规划容易、实施难行”是很多时候规划工作者和政府决策者所面临的尴尬。现在,最好的规划是把规划图和一组政策结合起来,特别对于新农村社区规划,没有像城市社区建设的强劲推动力,如何使规划得到落实、并很好的推进新农村建设的确是一个复杂而棘手的问题。因此,很多时候新农村社区建设规划的近期意义远远大于远期,这里主要谈两点。

    (1)社区制的建立

    首先是社区制的建立,上文提到社区构成要素中的社区管理和社区认知是软件部分,在社区制建立之后,无论是否有硬件环境的改变,都可以首先形成社区管理机制与机构,也可培育社区村民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具体来说按照规划已确定的规划期内合并在同一社区的村庄,行政上已经也应当隶属同一行政管理机构,通过行政手段使属于不同行政村的村民逐步达到心理上的共识,并相互在情感上调和,最终融合集中居住在一起,形成社区认同感,图5。

图5 农村地区社区建设演变过程

    (2)更新和完善建设管理方式

    选取有条件推进农村社区建设的社区,例如城中村社区、城郊村社区、产业基础良好和建设意愿较好的社区,即全面规划、重点推进。事实上,农村地区本身就存在着演变过程,这是一个从中心村、基层村到社区、村再到社区的过程。现状情况下地区的城乡体系大都是城+镇+中心村+基层村,那么到近期则可能成为城+镇+近期实施的社区+村,最后落实到远期蓝图上则成为城+镇+社区(也可能保留部分特色村庄)。


    5 小结

    “十二五”期末,中国城镇化率将达到51.5%,意味着中国的城镇化将迎来拐点,城镇人口数将首次超过农村人口数,城乡关系将更为微妙。到2030年中国人口可能达到15亿,城镇化率可能达到70%,仍有约30%生活在农村,如果不把农村规划好、建设好,将影响实现小康社会、现代化的整体进程。新农村社区规划是为广大农村地区解决建设发展问题的重要手段之一,是实现和谐农村、和谐城乡的基础性、先导性工作。本文旨在探讨一种目前形势下趋于合理、接近科学的技术方法,望能抛砖引玉,促请规划工作者对该专项领域予以重视并不断思索。

相关资讯